浣熊君不是干脆面

这是一个僵尸号。๛ก(ー̀ωー́ก)biu~

迷糊:

我们是同人写手。

“他们不属于我”这句话,不是一句空话。

当你把自己凌驾于角色之上,不惜扭曲角色来完成故事,那么你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同人写手了。

如果有一个自己觉得特别好的故事想讲,你完全可以写原创的。

看看自己的文,换掉名字,如果不影响阅读,那么你要努力了。

与君共勉。

二刷白夜,这就是我所爱的周巡

给我巡笔芯。QUQ

并没有什么。:

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啊。


梅子玉:



都说邰伟心里装了太多东西,可是周巡又何尝不是?




作为牧羊犬,他的羊死了,还死了一窝,可是他连悲伤都无人诉说。甚至于,当同事问他是不是认识死者的时候他也只能摇头说不认识。




然后他还跟老刘去吃了晚饭,关宏峰赶到的时候他正用牙签剔牙。




谁能体会他吃那一顿饭的心情?




之后找到了凶手,凶手是他最崇拜仰慕的人的弟弟。他最崇敬仰慕的人在为弟弟的案子与他斡旋,他始终不停地问双关,问高亚楠,你为什么坚信关宏宇是无辜的,有没有情感以外的理由。




他要抓的是“凶手”,不是“关宏宇”,他很乐意看到凶手不是关宏宇。如果能让他相信关宏宇是无辜的,他也可以帮忙。可惜,没有人信任他。




我并不是在指责别人,站在别人的角度可以理解对周巡的提防,我只是心疼周巡的孤军奋战,是的,他一直是一个人。




关宏峰身边有自己的兄弟,有兄弟的女友,有黑客,有高智商朋友,有美女老板娘,甚至有虽不明真相却坚决维护他的迷妹。




周巡有什么?谁是他的朋友?




周巡从来都不会特意去交一个朋友,他到处得罪人,他跟刘长永天天吵架,可是他却真心真意地想把刘长永和周舒桐从最危险的处境中撇出去。




他失败了,刘长永死了。赵馨诚问他和刘长永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,他呆呆地说:“有关。”




那一句“有关”的分量有多重,即便是唯一能谈上是他朋友的赵馨诚也不能懂得。




还记得王志革夜闯警队的时候,他和周舒桐先赶到,明明知道王志革有枪,他却把自己的枪交给了周舒桐,嘱咐她在门口等着,看见王志革就开枪。他自己呢?他赤手空拳地走进藏匿着杀人凶犯的大楼。




他看似粗鲁蛮横,却心细如发,他维护关宏峰,警告刘长永,照顾周舒桐,他甚至不忘叮嘱肚子大了的高亚楠不要爬高上低的,不方便。




可他自己呢?车被做了手脚,枪炸膛了,差点被安腾打死,事后,他一脸的无所谓。开车遇险后,回办公室吃零食压惊,若无其事地和小汪讨论,仿佛差点死掉的是别人。有人要杀他这件事仿佛是最不重要的事,他只记得警告刘长永不要趟这浑水。




他对刘长永说:“你是有儿有女的人。”




是的,刘长永有儿有女,他不忍让他涉险,他自己呢?35岁了家里就只有一个老爹,他无牵无挂,所以死了也无所谓。




所以由他来冒所有的风险。




局长说:“将来出了事我也罩不住你。”他说:“看我造化呗。”




他一直都在孤军作战,其实他有想交的朋友,他想交的朋友,十五年了,仍然没有拿他当朋友。


[转载]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睡衣柜:

波纹恐龙肉丸:



很棒... ....




钉-:







斜方姬:







总结太棒了转一个……

  



  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  








   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 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 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 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 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 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 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 



你不可以写 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 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   



  


 






真·小麻雀wwww。这次不是合成的!!占tag抱歉么么哒。